没有性生活的日子到底有多凄凉

好悲凉,我有个满爷爷,就是一个老光棍,很凄凉,希望我认识的朋友和亲人不再有,还好暂时身边没这样的。。

两周前,我们发表了“约瑟夫”(Joseph,化名)的故事。60岁的他写下了自己直到37之前都未尝男女之欢从而深感懊恼的经历

之后很多读者都来邮说,约瑟夫的故事引起了他们的深深共鸣:他们对约瑟夫的经历感同身受的一点是,社会不公平地将这些寂寞处男描述成“怪咖”或者弱者,间接令事情变得更糟。

这里,我们挑选了其中一些邮件,与大家分享。

没有性生活的日子到底有多凄凉

罗伯特(Robert): 我61岁了,还在等着那一天。而现在才开始大概已经什么都晚了。我一直都过份担心被嘲笑奚落,而在30多岁时被一个妓女拒绝的时候,我意识到自己永远不会有了。

我特别讨厌的一些说法是:“那事都被高估了,你并没有错过多少”;“你既然没有过,就不可能那么惦记”;“没和女人那个过!你是个基佬吗?”就算我还敢想这事有可能,我也不知道怎么去找到一个女人,找到了也不知道怎么去搭讪。我仍然想要“破处”,而我最惦记的部分就是肉体上的恋慕。

乔伊(Joy): 这篇故事看得我五味杂陈。我从中看到了自己,因为从很多方面来说,它说的就是我。只不过,我是个35岁的女性。我甚至从来没有吻过男人,也没约会过。我想说的是,像我这样的人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罕见。流行文化会让你觉得,每个人都有爱情生活,而这根本不是事实。另一点需要指出的是,没有人会去告诉其他人说:“嘿,我30多岁了,还不知道接吻是什么感觉。”另一方面,那些有男/女朋友,或者在积极约会的人,通常都挺爱说出来的。这更给人一种印象,觉得所有人都在约会。这个故事当中我能找到强烈共鸣的部分是,那种深深的羞耻感。我曾害怕别人发现,我没有约会的经验。我感觉我是活在一个深深的、阴暗的秘密当中。但随着年龄增长,我不再在乎别人怎么想了。

阿莱克丝(Alex): 我是在47岁的时候,由一个妓女为我“破处”的(我认为,其实女生才有“破处”一说——而男人只有第一次插入式性行为,不过这是另一个问题)。我能够明白约瑟夫所说的第一次性经验的感受:既不笨拙,也没有不满意,事实上还非常好。

我这辈子一直,而且现在都是,因为对爱情羞于面对而苦不堪言。它完完全全破坏了任何我可能拥有亲密、满意家庭生活以及为人父亲的机会。我毫不怀疑,对爱感到害羞是一种真实的病,而不是单纯的社交恐惧症的一种。我在很多社交场合里面都能比较勇敢,而如果有一个我喜欢的人,我就会完全不知道应该做什么来让事情更进一步。那就好像是有某种力量侵占了你的大脑,支配了你的欲望,想要令你留在原地:保持单身,继续孤寂。

我很为约瑟夫高兴,他克服了自己的怯懦,至少在他人生的某个阶段享受过一段关系。很多人是做不到这点的。

“37岁前我从没有过性生活”:中年处男的自白

故事所引起的反响鼓励了约瑟夫,决心改变自己的人生。在妻子去世、自己独处了三年之后,他决定要重新找女朋友了,并且已经加入了一些约会网站。

伊恩(Ian): 我是35岁的白人男性。在31岁、接近32的时候“破处”。我绝少说起这件事,现在也仍然少提。有时有女性朋友撩我,我就会非常慌张,让自己和她们离得远远的,生怕别人发现我的羞愧。有一次,我的一个朋友一直试图向我靠近,为了保持距离,知道她对花生过敏的我就开始拿着一条士力架(Snickers)巧克力棒,大张旗鼓地吃。我开始把自己视为无性恋人。

那个选择和我一起的女人,我没有跟她说过我的性爱史,或者说没提过我没有性爱史这件事,直到我们有过几次性行为之后,我才说。那番对话是那么奇怪。我现在仍然在这些经验当中感到孤单,感到无力、没有吸引力、不被爱慕、不被需要,也不知道我能给任何一段关系带来什么。

K: 看这篇文章真的给了我当头一击。我是32岁的处女。这个男人的故事当中有很多都和我自身很相似。不过,大部分时候,我对自己的单身生活感觉没有不妥。我多数时候希望自己有性生活,只不过是想要“正常”,想要把这件事了了。于是,现在它就变得不再那么重要;因为我越是等得久,它就变得越是那么回事。我真心不知道我会不会破处。我必须承认,这一点是挺令人沮丧,于是我就停止再想了……这就是为什么我通常都试着不去想它。

“不快乐的灵魂(Unhappy Soul)”:我倒宁愿能在37岁的时候破处。现在57岁了,但仍然在等待着一些我知道永远不会来的东西。10年前,记得和朋友一起喝酒,聊起了“破处”这个话题,而轮到我的时候,我直接逃到房间外面。有一个人出来找我,他们设想可能是我有过一些很不愉快的经历。他们没有想到,我根本没有这方面的经历。我人生当中所想要的,就是做一个丈夫和父亲。

伦纳特(Lennart):我现在60多岁,退休了。我从来没有吻过一个女孩,肯定也没有过性经验。这些年来,我曾经对一些女孩/女人产生过兴趣,也做过一些失败的尝试。我也曾经在发现一个女人显出我认为是对我有兴趣的时候退却过。我采取的反应就像你的手被火烫到的时候一样——但是其实我内心所想要的是刚刚相反。我一直、每天都想要的,是我这辈子都在成功躲避的东西。而我肯定不会去埋怨女人。

最可能和喜欢的女性发生性关系的时候,可能是在30年前。她大概比我小10岁,而我们已经作为朋友交往了一段时间。我们坐在我家的沙发上聊天,我把手臂搭在她的肩膀上,而她并没有抗拒。我当时想,这是在做梦。这不可能是真的。但是她对我并不是那方面的兴趣,于是我们就一直做朋友。

克里斯(Chris):我42岁了,仍然是处男。旁人常告诉我,完全可以去花钱搞定(然后这经常会演变成一个玩笑),把事情了结了。但对我来说,那样做会缺少爱慕,没有情感上的亲近,甚至连最基本的在乎都没有——而我希望至少能有这些。我觉得自己和其他人不一样,被排挤,经常被不知道什么人嘲笑。说狠一点,有时候这真的令我觉得,我必须当个坏人。我工作,也做义工,去上课,上兴趣班,但是要遇见能接受我的人,甚至找个人聊天,从来都做不到。我感觉极度孤单,而且我感觉,被这个世界遗忘了。

大卫(David):我45岁了,仍然是处男。我通常不会对此大肆宣传,所以并不是很多人知道。我感觉大家的设想是,到这个点上,你肯定已经不是处男了。我仍然记得当电影《40岁老处男》(The 40-Year-Old-Virgin)出来的时候,当时30多岁的我就已经感到非常羞愧。电影(我没有看过)的广告和宣传令这事显得无比大——就好像主人公是个什么生人勿近的怪物一样。

与对约瑟夫有15-20年没有被碰过的经历产生深刻的同理心。我所得到的触碰仅限于握手以及非常偶然的朋友间的拥抱。我住的地方离最近的亲戚都有500公里,所以家人之间的触碰一年只有一两次。到这个点,我感觉有相当数量的女人(可能是大多数!)会设想,如果我到45岁还没有结婚,那我肯定是有什么问题。有时候,我自己都会这样怀疑。

伊克拉姆(Ikram):这个故事我能懂。我35岁了,和女生说话仍然很困难。我仍然是个处男,但区别在于,我最近已经尝试突破这些障碍,试着和一些女子攀谈,但是我总是被狠狠地拒绝。我不知道为什么。而这又令我陷入另一个“没有人喜欢我”的循环,然后我会说:“我很好……我不需要任何人。”当其他都说不通的时候,我就将此归因于我的种族,我的宗教,我的体重和我的这张脸。没有人喜欢的感觉,并不好受。

大卫(David):我58岁了,仍然没有交过女朋友。只有过一两段不固定的柏拉图式友谊,从来没有进展到牵手的阶段,更不用说别的。在我十几岁、20几岁和30几岁的时候,这令我彻头彻尾地感到自己可怜兮兮,孤单得不可思议,因为这看起来不像是什么过分的渴求,但是却像中六合彩一样不可能。这种事所需要的技巧看来是应该在青春期学会的,而如果你因为某些原因没学会,那谈恋爱这一大块就变成了一个不属于你的世界。我有时候会觉得,看待这件事就像是在看金鱼缸一样。

讽刺的是,我整个职业生涯都是在一个由女性占据的行业环境当中度过。我喜欢和女性一起工作,并且对她们常常强于我的能力有极大的尊重,也和几乎所有人都相处良好。尽管如此,却好像没有一个愿意或者能够靠近。我对自己的状况颇为坦然,并且提起来的时候人们会惊讶。有那么一两次,我有怀疑一些女士会因此而却步,一点点的兴趣因此而被扑灭。随着年纪增长,我怀疑谈恋爱的难度就会增加。本质上,我仍然是一个70年代的少年,而任何潜在的对象都比我多40多年的经验。

寻求帮助(英文):

英国红十字会:协助孤独者

与孤独共存

结束孤独

埃里克(Eric):快40岁了,六个月前我才找到人生中的第一个女朋友。在网络上,那些近乎没有成功把过妹的男人所受到的对待,我认为非常令人不悦。那么多的嘲笑和蔑视,还有普遍共识都认为,在这方面的失败肯定是由于这个人在某方面极其差劲。为什么人们会这么乐于对那些没有任何性生活,没有爱或者亲密关系,本来已经很可怜的人被落井下石?我真的搞不懂。

像“约瑟夫”所说的,这个问题没得到重视,也没有被非常认真地对待,而我希望,它在未来会得到更认真的看待。关于如何约会,我肯定是没有得到过任何指引或者教导,而很多时候,一个男人在这方面寻求帮助的场所给出的建议都非常有毒并且仇视女性。

马特(Matt):我最近刚满26岁,大一结课。我的外形属于不过不失,并且相对聪明,但是我对于和异性的亲密关系也是零经验。我从没有牵过女生的手,也没吻过女生,没有性经验。随着“Me Too(我也是)”和“Incel(非自愿独身)”等运动的兴起,我甚至变得更加害怕去尝试找一个伴侣,怕自己会被看作是在侵犯别人的个人空间。后者让我觉得 ,假如我向任何新认识的人承认自己作为没有谈恋爱的处男身份,就会被看作是愤怒的定时炸弹,因为自己的孤独而找机会向其他人报复。我知道自己有一些问题,但我不知道确切是什么,而随着时间推移,我一点一点地更加觉得无助和无望。

有很多人,都在承受着深切的痛苦,并且相信社会将他们看作是变态的笑话。我亲身经历过这种羞耻,而且在这个人群当中没有人会来团结大家。大部分人都因为太羞愧和尴尬,而不会说出自己的故事,和其他人分享自己的经历。另一极端是,以“非自愿独身”运动为代表,又要想其他人去体验他们的痛苦。新闻报道的焦点都在暴力和愤怒上面,因为这些东西能轻易地变得耸人听闻,但是那样只会让人们对这个群体有反面看法。或许他们应该分享更多正面的故事,看有些人是怎么克服这种缺少亲密关系的痛苦,这对于这种人性体验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它能够给人们力量,要么帮助他们寻求帮助,要么令自己变得更好。

不喜欢性爱吗?

有1-3%的比例属于无性恋(asexual),指的是他们不会从任何人身上感觉到性吸引力。长年以来,史黛西(Stacey)都感到迷惑,为什么她从不会与任何人发生性关系,甚至连自己的丈夫都不想。最后是她的医生告诉了她真相。

分页阅读: 1 2

没有性生活的日子到底有多凄凉: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