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水江:一媒体临聘人员于昨天晚上九点在自家门口被杀害

不去清楚这个人报道了什么内容,因为现在确实有不少所谓的媒体如新湘报一样,喜欢报道人家的负面新闻来进行敲诈。但是无论如何,杀人就是严重的犯罪,希望警方能够早日破案,

湖南当代商报临聘人员戴石宗于昨晚(6月18日)9点在其湖南省冷水江市的家中被杀害。戴石宗:湖南新化人,在冷水江居住多年,曾经在湖南多家媒体做临聘人员,虽然是临聘人员,但对待新闻事业是一个非常执着的新闻工作者,特别是报道负面新闻有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蛮劲,就在出事前的三天被他成功端掉一破坏环保的垃圾场,获得了当地老百姓的赞不绝口,为了报道此垃圾场事件,多次在现场进行调查取证,在取证过程中被垃圾站三名工作人员打至住院,昨天晚上被杀是刚从医院回来。

至于戴石宗昨天晚上被杀害,具体是什么原因导致,目前还没有非常准确的说法,有说是情杀,有说是报复杀人,但根据上述拘留决定书上的时间来看,三名被拘留的违法人员现在都还在拘留所执行拘留,完全可以排除报复杀人的推理。最后“观音土时评”奉劝各位不要造谣传谣,以公安机关发布的信息为准

冷水江:一媒体临聘人员于昨天晚上九点在自家门口被杀害

冷水江:一媒体临聘人员于昨天晚上九点在自家门口被杀害

冷水江:一媒体临聘人员于昨天晚上九点在自家门口被杀害

冷水江:一媒体临聘人员于昨天晚上九点在自家门口被杀害

来源:观音土

临聘记者被杀与“记者”二字无关

对于杂文日报这篇文字,我还是觉得媒体市场化很正常,但是我也非常反感为了付费删帖的假记者。美国一直都是媒体市场化,当时相对于报道还是很严谨的。中国为什么不行,还是中国的市场化还不是真正的市场法,并没有更多的法律法规去约束,懒政的表现,或者不愿意承认。就如同妓女,中国哪个城市没有,但是妓女始终没有合法化,那问题一直存在,治理又治理不玩,但是用懒的用法律制度去规定,让我相当前段时间,美国人民为了吃上土鸡,都还在要求国会颁布法律,啥样的才是土鸡/啥样的是饲料鸡,受到需要养殖场的资本家抵制呢。

当代某报临聘记者戴石宗于6月18日晚在其冷水江市的家中被杀,此事立即成为人们关注的热点,我6月19日下午三点关注到这条新闻之前,已有292万多人看过了。

我的第一反映,以为是这位记者长期搞负面新闻,甚至敲许勒索,敲得别人太重了,以至积怨太深引起对方雇凶杀人。如果真相是这样,当然只能仰天长叹了。

因为在我的印象中,许许多多的“记者”其实并没有持新闻记者证,只是持有一块由媒体机构发出来的仿牛革包边制作的“工作证”,他们以“媒体监督”为名,谋一己之私利,大搞“有偿不新闻”。

这种“记者”实际上是打着正义的旗号,以一种不正义,换取另一种不正义,最终的结果还是掩益真相,或者掩盖某一种真相而夸大另一种假像。既然与正义无关,那么其“牺牲”也很难说重于“泰山”。

但戴石宗之死却并非如此。

随后据网易号作者北京时间爆料,戴石宗之死实因情杀。

原来,戴石宗的妻子梁某,与犯罪嫌疑人阳某宏长期交往过密,嫌疑人阳某宏携带一把水果刀与妻子邹某一同前往戴石宗家协商解决,随后双方发生肢体冲突,阳某宏掏出水果刀刺中戴石宗左胸。梁某报警后,民警赶赴现场进行处置,医院“120”急救医生到达现场采取急救措施,但因受害人戴石宗(男,55岁,湖南省新化县人)伤势过重,经抢救无效死亡。

事情讲述到这里,似乎已无话可说。

然而,戴石宗之死如此受到公众关注,还是与其“临聘记者”身份分不开的。所以还是得就其“临聘记者”的身份说几句闲话。

据网易新闻频道消息,戴石宗生前一直在调查冷水江市铁厂3人死亡安全事故,遇害前已核实到事故中两名遇难者身份。此外,戴石宗还因采访某县污染事件遭殴打。梳理网络公开信息,戴石宗曾以当代某报记者身份采写多篇稿件发表。

从上述情况来看,戴石宗的“临聘记者”身份是可以确认的。戴石宗的工作证显示,他的职务是当代某报《安全与消防周刊》的副主任,其工作证是当代商报总编室发出来的。

可是《当代某报》的领导向采访者表示,戴石宗是报社经营人员,没有采访资质。

这我就弄不明白了:《安全与消费周刊》明摆着的是报纸新闻版面的名称,不是广告版面的名称,《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规定,广告版面必须标明广告。一个周刊的副主任怎么会没有采访资质?又怎能“采写”多篇文章在当代某报发表?

当代某报领导还向采访者表示,戴石宗调查冷水江市铁厂3人死亡安全事故和采访某县污染事件他并不知情。

一个副主任级别的记者在县市采访,报社领导怎么会不知情?这又是什么问题?

是不是可以做这样的猜想:戴石宗确实只是当代某报的经营人员,但报社为了他工作的“方便”,便给他一个打“擦边球”的工作证,工作证上不写名记者(报社还不至于糊涂到这个地步),给他一个周刊副主任的名义,只要他能够“创收”,他去有偿新闻也好,有偿不新闻也好,就不去管他,或睁只眼闭只眼。关键是“创收”。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想而已。

其实,戴石宗在当代商报的身份也是一个打“擦边球”的身份,严格地说,他不是“当代某报”的人,只是“当代某报总编室”的人。而事实上也不做总编室的事,是总编室给长住冷水江的戴石宗一个身份,给他一个身份的目的就是要他去创“安全”与“消防”方面的收。谁都知道,“安全与消防”方面的问题最多,需要“监督”的方面也多,当然“创收”的机会也就多。因而,当代某报有没有一个“监督与消防周刊”都要打一个问号,估计是创了收才有这个“周刊”的问世。

这不由得让人想起《西游记》里孙悟空与众多妖魔鬼怪斗法的故事,孙悟空火眼金睛,一眼就能识破对方是妖怪。那些在凡间闹得天翻地覆,搞得人鬼不宁的这大王那精怪,最后现出原形之后,让人笑掉大牙,有的只是条蜥蜴,有的是只小狗,有的是只蜈蚣虫。

这么说来,不少媒体都放出了数也数不清的蜥蜴、小狗、蜈蚣虫等扮作“大王”,充当“精怪”,在基层、在乡镇、在企业、在地方大行“舆论监督”之能事,大闹天宫,吵得天昏地暗。正因为这样,社会上才有“防火防盗防记者”一说。把伸张正义的记者与“盗”并而列之,这难道不是记者的耻辱?难道不正是这样的媒体在给记者这个本应是光辉的职业抹黑吗?只有闹得天快塌下来了时候,“王母娘娘”才会出面说:我并不知情,他只是临时工。

在泱泱大国,反正逃脱不了这个铁律:出问题的总是临时工!

这一切,都是媒体市场化惹的祸!它演绎了多少“权(媒体是公权)钱交易”、“权色交易”,或者媒体与企业博奕的惊心动魄的腐败故事?!

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媒体市场化运作,到了该反思的时候了!

来源:杂文日报

湖南55岁“临聘记者”家中被杀:其妻20年前与嫌犯一夜情

戴石宗死了。

他万万没想到,他会在55岁的年纪,被一把尺长的尖刀刺入左胸。

他更没想到的是,杀他的人,是他认识20年的冷水江市国家工作人员——冷水江市教育局下属的教育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经理阳某宏。

作为没有记者证但顶着“记者”光环从事新闻工作的湖南《当代商报》临聘人员,戴石宗的死,让外界一度以为与他的监督报道有关。

——此前,他刚刚在新化县做监督报道时,被人狠狠打过一顿,“手机都打烂了”。

6月19日,冷水江市警方通过警情通报否认了戴石宗“或因监督报道被杀”的猜测。

通报内容很明确:他的妻子出轨了,他是被妻子的出轨对象杀死的…

被妻子的出轨对象杀死?

缘何?

噩耗

刚过完端午,他被杀倒在楼道

“仔啊!快回来!你爸不行了!”

6月18日晚8点半左右,刚刚与父母吃完端午团圆饭的戴晓(化名),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

“怎么了?”戴晓追问。

母亲没有回答,带着哭腔,慌慌张张地让她快回来,快打120。

戴晓一面报警,一面往回跑。

她的父亲戴石宗和母亲梁家英(化名),住在冷水江市布溪江南市场附近。距离她和丈夫刘正国(化名)的新家,有步行10分钟的路程。

刚跑到楼下,戴晓就听到了母亲嘶声力竭的哭喊声。

她赶紧往楼上冲。

这是一栋老旧的楼,楼道没有灯,每层楼拐角处都堆满了蜂窝煤。

借着手机的亮光冲到五楼,戴晓看见父亲戴石宗光着上身躺在拐角处,左胸口不停冒血,嘴唇紧咬,身体颤抖,眼睛望着天花板。

“爸爸——你怎么了?”戴晓冲上去搂起父亲的头,一面检查他胸口,一面转头问母亲,“怎么了?”

母亲梁家英蹲在一边,神色慌乱,声音发抖,“被阳某宏杀了一刀……”

很快,120和110也赶到现场。

但经过20多分钟抢救,医生还是叹着气宣布,“失血过多,没法了”。

当晚,警方把杀人后逃跑的阳某宏迅速抓获。据警方通报,阳某宏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戴石宗家中摆设较为简单。

出轨

一堵透风的墙,遮住20年秘密

6月19日,警方公布了案情初步侦查进展:

6月18日晚20时许,因被害人戴某宗的妻子梁某与犯罪嫌疑人阳某宏长期交往过密,嫌疑人阳某宏携带一把水果刀与妻子邹某一同前往戴某宗家协商解决,随后双方发生肢体冲突,阳某宏掏出水果刀刺中戴某宗的左胸致其死亡。

阳某宏与梁家英交往过于密切?

两天后,梁家英向封面新闻记者解释“过于密切”,一段隐藏了20年的秘密方被众人所知:

20多年前,年方26的戴石宗和23岁的梁家英结了婚。两人都是湖南新化县琅塘镇人。戴石宗家中六兄弟,他排行老五,高中毕业后学了木工技艺,此后从事木匠营生。

婚后,由于家庭贫困,两人四处打工找活,去过很多地方。

1994年,两人来到冷水江市,在一个新建的小学内,找到了为学校做木工,制作、安装门窗的工作,并认识了在工地上指挥的领导阳某宏。

夫妇俩只知道,阳某宏当时身份是“教委的人,是个副总”。

案发后,外界有诸多对阳某宏身份的猜测,诸如“教育局副局长”、“教育机关工作人员”、“冷水江市教育局领导干部”。

但是,6月21日,冷水江市委宣传部外宣办主任谢立松向封面新闻记者进行了否认。他表示,阳某宏的确切身份为冷水江市教育局下属的教育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负责人,“只是一个国家工作人员”。

网上还有另一种说法,称阳某宏的编制在冷水江市第七中学,曾是一位老师。记者通过电话和短信向冷水江市教育局负责人核实,但对方未做介绍。

冷水江市公安局在警情通报中对阳某宏的介绍为:男,49岁,湖南省冷水江市人。

在学校找到活后,两口子暂住于还没装好门窗的学校新房内。

偶尔,戴石宗会与工友一道出门购买木材,有时出去一天,有时几天才回。

梁家英回忆,那时,阳某宏常趁戴石宗不在,来调戏她。有一次,阳某宏正对她动手动脚,戴石宗回来了,阳某宏悻悻离去。

又有一天,戴石宗再次出门买木材,阳某宏来了。

“他说,你如果不让我睡,我就不让你们在这里做活,不让你们在这里住。”

梁家英介绍,面对这样的要求,她思前想后,从了。就在学校那堵透着风的墙内,两人第一次发生了关系。

案发过后,梁家英几度昏厥,内心深深地愧疚和自责。

转变

一个木匠,成了媒体“记者”

有了这一次不正当关系后,梁家英内心很愧疚,觉得对不住丈夫戴石宗。

学校的木工活做完,她便催促丈夫赶紧领了工钱离开。

从此,20多年间,梁家英与阳某宏再未见过面。

这期间,戴石宗和梁家英辗转在冷水江市区内租房做木工、卖水果,最长的一个租住地,时间达到12年,女儿戴晓也逐渐长大。

2006年,眼看着女儿初中毕业,一家人还租住在一个单间内,戴石宗咬咬牙,花5万多块钱,在市区江南市场附近,买下一套二手房。

戴晓回忆,由于买房花光了钱,家里的装修,全靠父亲一人手工操作,连床都是自己动手做的,使用十几年了。

戴晓说,橱柜坏了很久,父亲不舍得花钱换新的

戴晓说,橱柜坏了很久,父亲不舍得花钱换新的。

在戴石宗家中,封面新闻记者注意到,最值钱的物品算是电视机和电冰箱。房屋较为老旧,摆设比较简单,饭厅顶上连电灯都没有安装。

戴石宗的女婿刘正国介绍,客厅中的沙发,是他和戴晓结婚时岳父才买的,“他特别节约”。

在戴石宗家的楼顶,还养着几只鸡。

戴晓说,父亲从不舍得花钱买鸡肉吃,年年都自己养鸡,母鸡下了蛋,父亲就捡回来煮给她吃,并为她剥好蛋壳。

大约10年前,戴石宗做木工时,结识了一位媒体人,当时一家香港媒体驻湖南的记者站正好招人。这位媒体人见戴石宗有高中文化,文字能力不错,就推荐他去试试。

从此,戴石宗就走上了新闻道路,身份从木匠转为“记者”。

两年前,这家媒体的湖南记者站撤销,戴石宗又加入《当代商报》,成了该报“安全与消防监督周刊”的“副主任”。

案发后,《当代商报》也对外确认了戴石宗的身份:《当代商报》临聘人员。

戴石宗曾经的同事兼好友康林(化名)介绍,戴石宗遇难前,一直没有记者证,正准备考取新闻媒体从业资格证。

“是个很有正义感的人,对工作兢兢业业。平时做的监督报道多一些,但从来没有搞过什么敲诈勒索和违法的事,对采访也很重视,每次采访都要穿一身西装”。

戴石宗与妻子梁家英。

犯罪

妻子再出轨,对方带着刀来解决

戴石宗干媒体工作后,经常出差,梁家英便在街上卖些水果补贴家用。

2016年的一天,梁家英突然在街上撞见了20多年不见的阳某宏。

阳问她要电话号码,说以后可以一起打打乒乓球,梁家英给了。

没过几天,阳某宏便约她打球。两人再次熟络起来。

又过了几天,阳某宏再次约梁家英打球。

那天,阳某宏开了一辆车来接梁家英,说某大酒店楼顶有乒乓球台,环境好,可以去那里打。

两人进了酒店,阳某宏却未带她去楼顶,而是直接进了房间。

“他先洗的澡,我后洗。”梁家英说。

那天,两人在房间里呆了两个多小时。

此后不久,阳某宏再次约梁家英去酒店,梁家英不想去,“阳某宏就说,不去,不去就告诉你老公,你出轨了”。

梁家英有些怕,再次同意前往。

由于阳某宏已被警方控制,梁家英与阳某宏的约会,是否如其所说,受到了阳某宏的言语威胁,封面新闻未能从阳某宏处得到证实。

记者前往阳某宏位于冷水江市金竹西路的教育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试图从其下属处了解两人关系,但遭到拒绝。

2018年春节,梁家英背着丈夫戴石宗,给阳某宏发了一条祝福短信。

信中包含了“我喜欢你”、“想你”的字眼。

不料,这条短信被阳某宏的妻子看见。

从此,阳某宏之妻开始找梁家英讨说法。

梁家英换了手机号,阳某宏之妻又找到戴石宗的手机号,继续找戴石宗要说法。

听闻妻子在外面有了人,戴石宗也非常生气,将梁家英狠狠骂了一顿。

“差点闹到离婚。”女儿戴晓回忆。

自此,两个家庭不再安宁。戴石宗和阳某宏之间也产生了深深的矛盾。

戴晓回忆,父亲戴石宗曾在电话中告知阳某宏夫妇,“不要再来吵闹了,否则向教育局和纪委举报,让阳某宏吃不了兜着走”。

或许,正是这句话激怒了阳某宏。

2018年6月18日端午节这天晚上,阳某宏带上刀和妻子,来到了戴石宗家。

吃过晚饭的梁家英带着孙子出门散步。

晚上8点过,刚回到门口,黑暗中出现两人,抓住梁家英的头发就开打。

从声音上,梁家英判断出男的是阳某宏。

孙子没有见过这阵仗,吓得直哭。梁家英一边招架,一边踢门向丈夫呼救。

屋内的戴石宗听见后,打开门冲出来,发现是阳某宏,便说,“你还拿刀啊?我马上报警。”

经丈夫这么一说,梁家英才看见阳某宏手上拿着一把尖刀,“足足一尺长”。

戴石宗一边说要报警,一边让梁家英摸手机。

就在这当口,梁家英看见阳某宏举起刀往丈夫左胸猛戳一刀后,拉着其妻就往楼下跑。

戴石宗“哎哟”了一声,捂着胸口往下追了几步,一头栽倒在拐角处……

6月21日,冷水江市委宣传部外宣办主任谢立松告诉封面新闻记者,目前,冷水江公安部门已对犯罪嫌疑人阳某宏以涉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予以刑事拘留。

               

网友评论1

  1. 沙发
    李 英杰:

    就是被害人的老婆和人家偷情,这家伙的老婆还恬不知耻的说是被逼的。也就是太老,都不好说是潘金莲。?

    2018-06-23 上午9:07 [回复]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