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转载 > 崩塌的底层: 新常态下的暴力犯罪的趋势

崩塌的底层: 新常态下的暴力犯罪的趋势

前言

上周看到上海世外随机杀人案的新闻,非常难受。自从有了小孩之后,实在看不了这种悲剧。孩子的父母得有多崩溃,孩子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将陷入巨大的悲伤当中。这种心理冲击,没有经历过生离死别的人是很难理解的。行凶者无论有千万种理由,都不应该对无辜的孩子下手。

崩塌的底层: 新常态下的暴力犯罪的趋势

在上次烟台发生叉车司机无差别随机杀人的恶性事件发生之后,我就跟我国内的朋友说,后面要注意安全。在经济下行期间,恶性案件会大幅增加。

崩塌的底层: 新常态下的暴力犯罪的趋势

烟台叉车司机随机杀人案

在过去的短短几个星期内,这种带着报复社会性质的恶性暴力犯罪,明显呈上升趋势:烟台叉车司机无差别随机杀人案,上海世外小学随机杀人案,广州地库杀人案等等。

当然从另外一个侧面可以看到,中国短期之内死刑绝对不能取消,中国禁枪是非常有必要的,而且禁枪的成果也是卓有成效的。

当我们在感伤年轻生命逝去的时候,愤怒犯罪分子凶残的时候,非常值得关注的是恶性犯罪在经济新常态下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趋势?

为什么会有人报复社会?

一般来讲,报复社会的人都认为自己是弱者。

通常有两大类:

一类是感觉自己是社会最底层,无法承受挫折感造成的。

比如,有些人仅仅因为别人几年前的几句刺耳大实话,就会千里奔袭杀人。

也有些人因为感到自己遭受不公,报复社会。

另一类是真正的社会底层,实在活不下去了。

比如失业,比如一场大病,比如感觉被社会抛弃,比如被诈骗,反正感觉自己活不下去,抱着要死一起死的态度去报复社会。

崩塌的底层: 新常态下的暴力犯罪的趋势

暴力报复是弱者的武器

无论是这些自认的弱者,还是真正的弱者。当他受到侮辱或自己努力过后,意识到无法改变自身的边缘地位,于是不再选择顺从,认命,而萌生极端的反社会心理,他们要用社会来为自己的冤屈或不公“陪葬”。

崩塌的底层: 新常态下的暴力犯罪的趋势

暴力是弱者的武器

在中国这种暴力有时会非常非常暴力。比如农业税的取消的诱因是江西某地的农民直接活埋了当地的官员,比如直接上汽车炸弹,连环炸弹袭击政府机关。

崩塌的底层: 新常态下的暴力犯罪的趋势

江西抚州连环爆炸案

崩塌的底层: 新常态下的暴力犯罪的趋势

山西连环爆炸案

但由于他们向欺负自己的强势阶层”复仇”遇到种种困难,暴力犯罪的难度越来越大,所以便将报复社会之刀砍向同为弱势者或比自己更弱的群体。比如学生这样的体力弱者,比如无辜路人。

对他们而言,报复谁不是目的,报复本身成了目的。由于在他们做出这种选择时,多数人已经抱有同归于尽的想法,所以,报复的动作弄得越大,其复仇的心理也就越能得到满足。

对于这种报复社会的亡命之徒而言,法律,死刑,等等都不构成威慑,他们本来就是抱着同归于尽的态度来的,所以要理解这些暴力案件的根源尤为关键。

暴力犯罪与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

暴力犯罪的根源有很多,但是从统计意义上讲,恶性暴力犯罪与失业率有着密切的关系。

崩塌的底层: 新常态下的暴力犯罪的趋势

失业率与犯罪率之间的关系

恶性暴力犯罪与经济危机,以及经济危机带来的失业率之间的线性关系在早期的自由资本主义阶段最为明显。

1825年,英国发生了经济危机:英国政府此前的刺激经济的措施难以维系,国民对经济增长信心普遍下降,股票价格猛跌,信用关系破坏。次年,大量商品积压,物价暴跌,70多家银行破产倒闭,形成本国也是世界上的首次经济危机。1847年起源于英国的经济危机波及其他国家,被称为首次世界经济危机;1873年爆发的世界经济危机,以持续时间长达5年之久被称为“长萧条”;1929年爆发的世界经济危机,以涉及国家之多、经济降幅之大,被称为“大萧条”;爆发于1973年的世界经济危机,在西方国家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滞胀”,是经济危机的阶段性变形,凯恩斯主义受到严重挑战,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开始大行其道。而爆发于2008年的经济危机则使世界经济出现战后首次下降,成为仅次于大萧条的世界经济危机。

崩塌的底层: 新常态下的暴力犯罪的趋势

历次大型的经济危机

早期自由资本主义阶段,每次经济危机的发生都伴随着剧烈的犯罪率攀升。

爆发1825年经济危机的前5年,英国英格兰和威尔士被逮捕犯罪案件仅增加了5.3%,而此后5年却增加了19.8%。1830~1835年上述两地被逮捕犯罪案件年均增幅不到3%,而1835~1840年这5年中,被捕案件年均增幅则接近6%。其中原因很大部分是在发生在1837年经济危机后的3年中,两地犯罪剧烈增多,从而拉高了整个5年的犯罪年均增幅。

其他资本主义国家基本上都有类似的趋势,美国经济在1921年经济危机中受到重创,工业生产剧降22.7%。当年,该国出现监狱“人满为患”的情况,现代监狱制度“面临崩溃”,犯罪问题成为媒体和民众关注的热点。

文化和中国最为接近的日本也不例外,1953年日本犯罪同比下降3.7%,而在发生经济危机的1954年,发案数即转为小幅增加,次年又大增8.68%。1965年发生经济危机后,发案数在次年增加了29.2%。1973年发生经济危机后,发案数在次年增加了40.3%。1980年经济危机发生后,发案数持续5年增加,连破战后最高纪录。1991年经济陷入“失去的十年”后发案数也是一路上升,2003年达273万起,为战后最低年份的2.3倍之多。

中国的暴力犯罪与经济发展

中国也不例外,90年代在亚洲金融风暴的影响下,东北地区形成了大范围,高密度的下岗潮,无数家庭直接被推上绝境。在高失业,生活无法维系的情况下,大量人走上了灰色或黑色的道路。只要有口饭吃,就行。虽然事情过去仅仅20年,但是那段血泪历史早已被人忘记。最近几年,有人拿"投资不过山海关“来讥讽那些在东北生存下来的人,嘲笑他们一味求安稳。为什么他们那么渴望稳定,因为他们曾经被严重地伤害过!那次大下岗潮带来的海量失业,被社会痛苦漫长地消化掉了。而整个社会的安全网在过去的20年的大发展中,依然没有很好地建立起来。

今天只能从仅存的一些纪录片或者电影中了解那个时代的悲催。比如《铁西区》长达9个小时的纪录片,记录那个时代。

崩塌的底层: 新常态下的暴力犯罪的趋势

9个小时的纪录片

崩塌的底层: 新常态下的暴力犯罪的趋势

巴黎街头的站街女

而与此同时,社会上的犯罪率也在激增。

崩塌的底层: 新常态下的暴力犯罪的趋势

中国的犯罪率

2000年前后陡峭的上升曲线。每个点背后都是无穷的悲剧。好在那一代人还是比较识大体,讲大局的,恶性报复社会的案件,有,但不是很多。

另一次犯罪率激增是2008年前后,中国社科院发布的2010年《法治蓝皮书》显示,2009年中国犯罪数量大幅增长。这是2001年以来,中国暴力犯罪量首次调头向上。

崩塌的底层: 新常态下的暴力犯罪的趋势

中国的犯罪率

蓝皮书撰写者、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犯罪学系副教授靳高风分析,犯罪率大幅度上升,与2009年刑法修正案(七)颁布、经济危机以及国家加大暴力犯罪打击力度有关。值得关注的是报复性暴力犯罪。比如2001年时发生的靳如超爆炸案,非常可怕,2009年也很多,像“打砸抢事件”,围攻政府的事件,还有“通钢事件”。

报复性暴力犯罪,在中国社会矛盾比较突出的这个阶段是难以避免的。以前更多是个人间报复,慢慢被害对象扩大,演化为报复社会:

报复性犯罪上升有两个原因,一是经济发展中遇到难题,犯罪诱因增多,特别是无法就业带来的犯罪;另外一个原因,社会发展中积累下来的矛盾,比如环境污染、土地、拆迁、补偿、治安问题等等。环境污染导致的冲突,比如陕西的“血铅事件”,影响人数很多,很严重。

社会安全网的意义

一般来说,只有当失业率和物价指数同时上升并居高不下时,经济危机才能通过人们生活水平明显下降、社会不满情绪不断集聚和普遍化而导致犯罪增多。而2008年虽然爆发了严重的经济危机,但是欧美没有看到大规模的犯罪率激增。

崩塌的底层: 新常态下的暴力犯罪的趋势

2000后美国的失业率与犯罪率

19世纪早期资本主义那种一旦失业,一无所有、身陷绝境的年代在欧美早已经过去了。许多国家特别是西方发达国家都非常注意编织社会保障网,大大降低了失业等对人们生活的影响,极少再有人因为经济危机发生出现了温饱问题而犯罪。(从一个极端走到另外一个极端)编织这张社会保障的网,现在是欧美各国地方政府最主要的工作之一。

崩塌的底层: 新常态下的暴力犯罪的趋势

比如华盛顿州的经费分配比例

仅本地的华州,2016年花在医疗上面的经费是$10,935,089,585 即109亿美元!

小结

2018年,只要有点感觉的,都能感觉到中国的经济在减速。内需不振,外贸围堵。今年已经有很多次因为要求涨工资引起的大范围strike,参与主体还都是需要有点技术的工人。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社会底层的正在坍塌。伴随着经济下滑,实际的失业率,实际的犯罪率都可以预见到会出现飙升,所以个人建议,小心行事,注意安全。

银监会在2015年就出台了类似于FDIC存款保险制度:就是不管你存多少钱,如果出现问题,最多赔付50万人民币,以保证金融危机的发生银行不会被拖垮。然而关系民生的的社会救助制度,安全网的建立还是远远落后于需求。

崩塌的底层: 新常态下的暴力犯罪的趋势

食品银行如何运作

所以呼吁政府加强社会安全网的建立是必须的。但是另外一方面,个人觉得政府也并不是万能的。光去指责政府监管不力,出钱不够也是不于事无补的。

每个人,每个具有公民意识的人,都可以为这个社会做很多东西。个人与家庭做的事情就很多,美国有相对比较成熟的经验,比如food bank, food stamp制度,各种慈善组织。

现在北上广深,大量中产家庭里面,都有大量闲置的物品。如何想办法组织捐赠,体面地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也是缓解社会矛盾的一种手段。现在自发的小组织有很多,但是大的不多。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中篇想写,焦虑的中层,下篇想写,逃跑的上层,能发不能发就不知道了。

来源:西雅图雷尼尔

网友评论2

  1. 沙发
    周松松博客:

    犯罪与邪恶是个长期的难题!

    2018-07-05 上午7:28 [回复]
    • 李 英杰:

      此文其实更多的是关注弱势群体的保护机制。

      2018-07-05 上午9:45 [回复]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