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后,他们在5年中游历了80个国家

2013年,迈克尔和德比·坎贝尔是一对生活在西雅图的夫妇,他们即将退休,没有太多钱,迫在眉睫的问题是,接下来干什么?现在,他们是老年游民(Senior Nomads)——在世界各地的爱彼迎(Airbnb)客房辗转,成为全职的旅行者。

我们曾经介绍了这对夫妇在两年时间里游历31个国家的经历,当时他们把西雅图的房子租了出去,这样他们回来还可以住。之后,他们把房子卖掉,一共去了80个国家,平均每晚的住宿费用是92美元(他们的目标是90美元)。他们给很多退休人员带来启发,这些人写来电子邮件,有些开始效仿他们。

“我们去了以弗所、庞贝和佩特拉等老地方,”72岁的坎贝尔先生说。“我们在西班牙的格拉纳达看了亨德尔的歌剧《弥赛亚》。很少有人知道,2017年的世博会是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举办的。我们也去了。”

62岁的坎贝尔夫人补充说,“既然我们不回家,我们就设定一条路线,然后说,‘我们从这里能去哪里?’”

7月是这对游民夫妇在路上的第五个年头,以下是对他们采访的节选,内容经过编辑。他们在东京通过FaceTime接受采访,这是他们第一次去那里。

退休后,他们在5年中游历了80个国家

5月,黛比和迈克尔·坎贝尔在北京。

你们在东京住得怎么样?

坎贝尔夫人:在我们住过的191个爱彼迎房间当中,这是最小的一个。它只有一间停一辆车的车库那么大。但我还是设法在厨房做饭。
坎贝尔先生:今年上半年,我们在新西兰待了五周,然后在澳大利亚住了一个月,之后从新加坡一路往北穿过亚洲。我们去了马来西亚、柬埔寨、北京、香港、首尔,然后来到这里。我们明天去京都。

在你们去过的所有地方,你能说说那些让人难忘的时刻吗?

坎贝尔夫人:我们的目标之一,就是去正在创造历史的地方。我们决定去伦敦,在英国脱欧公投前的一周和之后的一周待在那里。我们最后在佩克姆赖伊有40栋房子的一条小路上住了下来。邻居们早上睡眼惺忪地出现,问,“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坎贝尔先生:很多美国人都去过法国的奥马哈海滩和美军墓地。但有人提醒我们去德军墓地看看。那里的墓碑不是白色的,而是黑色的石头十字架。有多少德国人会去悼念死在诺曼底的德国人?我们的感觉是不多。

你们跟五年前比,有什么不同吗?如果有的话,是怎样的不同?

坎贝尔夫人:这是一个逐渐发生的变化。就我自己来说,我比过去的胆子大了,走进任何一扇门都不是问题,而且变得知足常乐。我放慢了速度。我们有充裕的时间。我们懂得变通了。变得对彼此宽容和仁慈。我们的婚姻中有很多美好的东西。
坎贝尔先生:我们的婚姻从未如此牢固。黛比是左撇子,我是右撇子。她很有创意,我是一个事事都按Excel表格的人。然而,我们能把这些技能结合在一起分配各种事务,我们正向着同一个方向努力。我们有目标。你只想和你最好的朋友一起做这种事。

你们出乎意料地成了年轻人和老年人的榜样。

坎贝尔夫人:我的天,我不止一次地看着手机说:‘我们简直有了工作。这是怎么回事?’我现在写了154篇博客。我在Instagram上非常活跃。我们促成了很多人成为游牧族。人们给我们写信:“我们三个月内就要动身了。”老老少少都会跟我们说,“你们实现了我们的梦想。”
坎贝尔先生:我们希望能激励人们在退休后追求自己的目标和方向。可能有一系列事情,是他们没有信心去做的:不管怎么说,他们为什么不创业,为什么不骑行穿越全国各地呢。

15年前,在数字技术改变旅行之前,你们可能不会成为资深游牧族。除了爱彼迎,你们还依赖哪些手机应用或网站?

坎贝尔夫人:有一次,迈克尔坐下来,在10分钟内写了600字,描述了我们如何以各种方式利用科技做到了我们现在做的事情,这个名单非常惊人。从我们的Kindle免费书籍到谷歌翻译。我喜欢Culture Trip。你可以在上面输入任何城市,它会告诉你在那儿能做什么有趣的事情。
坎贝尔先生:Skyscanner是我最常用的乘飞机网站。Rome2rio可以帮助你计划在世界上任何两个城市之间的旅行,无论是乘坐飞机、火车,还是公共汽车。

为了继续旅行,你们得小心管理金钱。你们有没有哪次说过,“不管预算了”?

坎贝尔夫人:那我就得逼着迈克尔上床睡觉了。否则他会兴奋过头。确实有一次,我们放松了一下,在黑山的一条船上过了一星期。沿着海岸到达杜布罗夫尼克,然后返回。还有一次,我们在坦桑尼亚游猎,庆祝我的60岁生日,我做了一个文身。
坎贝尔先生:我们要在夏天回到欧洲。我们已经在三个不同的国家租了三艘不同的船。我们会待在码头。第一个是7月初在克罗地亚,第二个是在瓦伦西亚,第三个是法国南部,靠近尼斯。真是挥霍。

你们能坚持多久?

坎贝尔先生:我们一年回一次西雅图,我们会说,“好吧,也许这就是结束了。”每一次,不出几周,我们就决定继续旅行。当我们坐在这儿的时候,我们已经有了10月初的计划。现在很难知道等我们回来时会有什么感受。我们可能会回去,心里想,“天哪,已经足够了。”或许过了三个星期,我们又会说,“我们还没去过南美洲呢。”
坎贝尔夫人:我们已经维持五年了。我们没有债务。我已经进入了社会保障领域。事实证明这是有可能的。
坎贝尔先生:我们有五个用来自问的选项:我们玩得开心吗?我们在学习吗?我们健康吗?我们基本在预算范围内吗?我们相爱吗?幸运的是,每当我们必须做决定时,我们的意见都保持一致。

来自nytimes

               

退休后,他们在5年中游历了80个国家: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