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转载 > 如何识别中国官方的政策信号?

如何识别中国官方的政策信号?

一篇署名为“吴小平”的网络文章《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公有制经济发展 应逐渐离场》的文章搞翻了中国舆论场,弄得人心惶惶,以致《人民日报》等中国官媒也不得不发文批驳,这真实地反映了中国当下脆弱的社会心理。

吴文的中心意思是,在中国伟大的改革开放历史进程中,私营经济已经初步完成了协助公有经济实现跨越式发展的重大阶段性历史重任。下一步,私营经济不宜继续盲目扩大,一种全新形态、更加集中、更加团结、更加规模化的公私混合制经济,将可能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的新发展中,呈现越来越大的比重。而他得出该结论的论证很简单:中国正面临美国的全面打压,此时需要集中国家力量,围绕国家意志,服从和配合国家发展要求。

应该说,无论从观点和论证逻辑来看,吴文都非常糟糕,其将私营经济定位于协助公有经济实现跨越式发展的前提就错了。假如说,在改革开放初期,中国官方尚有此意的话,那么此后逐步明确,私营经济(中国是以民营经济的面目出现)是和国有经济一样,作为独立的一极发展的,非是国有经济的补充,其地位和国有经济平等。这是中共17、18、19大的党代会文件和其他文件确定了的,吴文也提到了中共文件对私营经济定位的表述。

然而吴文为什么会引起社会恐慌?原因自然跟现在私营经济的处境以及中国政府正在推行的混改政策有关。在几年来的国进民退下,尤其是贸易战发生后,私营企业和投资从过去的一路狂奔到现在的节节败退,处境艰难。某个权威机构的调查表明,私营企业正处于改革以来最困难时期,尤其是很多明星企业和大亨们相继出事,让私营企业主担忧自己迟早会被官方“宰杀”,也让社会担心中共对私营经济的态度有变。另外,官方混改政策原本是针对国企的,但在实践中变成了对那些有发展前途的私营企业,政府强迫它们必须给国企一定股份,包括一些私营企业主,为求政治上的保护,“自觉”引入国企或政府股份。凡此种种,使人觉得,中共发展私营经济的风向变了。

吴文很大程度上就是被舆论如此解读的,许多人——包括持不同立场的左右两派——认为,该文乃高层有意放风,吴是秉承上层旨意甚至是上意,最起码,他是探测或揣摩到了上面的意思,才会来测一测社会反应。

不排除在官方高层,有人对私营经济的发展不满,希望中共改变对私营经济支持鼓励的态度,国有经济和公有制一统天下。这种人,其实在中共高层里一直存在。但如果认为现今中南海的想法是这种,则错得离谱。不错,有些领导人是不太喜欢大资本的,对大资本持有一种本能的戒心,因为当资本大到不能倒时,很可能不再听话,威胁政府,而政府也从不隐瞒对国企的欣赏,希望和要求国企做大做强做优,牢牢掌控中国经济。

但是,这并不表明中国政府就要抑制私营经济的发展,充其量只能说,当私营企业做大后,政府要敲打敲打它,要求国有资本占有企业一定股份,在这个过程中,或许会出现如果资本家不听话,找个名目收拾资本家,企业收归国有的情况,就像明天系的肖建华和安邦的吴小晖一样。然而,中国政府不会不要私营企业和私营经济,也不能不要,尤其对中小私营企业而言。原因很简单,把私营企业弄死了或半死不活,谁来解决庞大人口的就业和政府的税收问题?要知道,现在私营经济占据中国经济的半壁河山还多,难道中国政府真的相信,国企如果没有国家支持或有了国家的支持就能搞好?因此,最多,官方也就是抑制私营经济发展的速度,不要私营企业的发展妨碍国企和国有经济的发展,特别是在那些关系中国经济命脉和统治根基的领域,而不是笼统打压私营企业,让私营经济退场。

这里还涉及如何看待中国政府的政策信号问题。舆论是把吴文看作高层调整和改变对私营经济政策的一个信号的。但这完全是不了解政府在此方面的运作。官方若要改变某项政策而又要测试社会反应,一般会采取以下渠道:

一是以某位权威人士名义,在“三报一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解放军报》和《求是》杂志)等中共权威媒体发表文章,或要他们接受采访,透露政策信号。这位权威人士一般是某个重量级官员或官方某个方面的重量级专家学者,可以署名也可以不署名。

二是上述“三报一刊”或其他重要党媒发表的社论、评论所透露的政策信息。

三是某个部门的主管官员或某个领域有分量的学者在某个场合和论坛谈到某个社会关注的问题时,透露政策转向信号。学者不限于体制,也可以是体制外的,但若是后者,必须有一定知名度,且与官方联系密切。

四是参与了某方面决策和课题研究的学者在自己的文章和采访中透露的信息。

除这四个渠道外,或许还有其他渠道,然而像吴文一样的自媒体文章,是不包含在内的。原因不在于自媒体形式,而在于吴某身份。吴文引发社会恐慌,跟署名“资深金融人士”也有关,如果是某个左派学者写同样文章,虽然也许会引起关注,但不会有这个效果。而所谓“资深金融人士”让不了解他的人以为是哪路神仙,但正如其简历显示的,吴没有什么特殊身份,不过是一个不成功的“创业者”而已,而且此人以往的记录并不好,为吸引眼球,好作惊人之语。这样一个人,根本不可能秉承某种旨意,来试探社会反响。

故善意而言,这仅仅是吴某个人对高层的揣测,但这种揣测,实暴露出其投机心态,以及对当下中国政治的认识浅薄。他以为官方下一步要这么想这么做,但他根本不了解政治的微妙之处。在党国资本主义体制下,其私营经济政策是中共在经济上的两大政策支柱之一(另一支柱是国有企业和国有经济政策),不管中国领导人对私营经济真实的态度如何,任何在文本和政治上动摇私营经济地位的做法,都会引发社会海啸,属于极端的“政治不正确”。

所以,退一步,即使中国官方要私营经济退场,这也是一个只能悄悄做,而不能公开宣示的过程,更何况不可能。吴文是给官方帮倒忙。可想而知,此文出笼后,中国政府有关部门会非常恼火。官媒发文批判就是一个明证。

来源:FT

如何识别中国官方的政策信号?: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