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转载 > 巴基斯坦人的卖肾故事

巴基斯坦人的卖肾故事

一个肾多少钱?有的人可能觉得几十万!我也觉得怎么也要二三十万吧..卖肾买苹果我只是把它当一个笑话。可以看到下面这篇新闻,这为朋友的肾脏卖出去的价格,既然只能用来购买一台新版的iPhone xs的最低配..(国行RMB 8699起/MAX需要RMB 9599起)。世界发展的太不平等了...出生在挪威,你一生可望享受的教育时间为18年;出生在尼日尔则为5年。联合国的人类发展指数显示:世界各地的人们生活水平存在巨大差异,而严重的不平等和机会缺失是成百万上千万人的悲剧。在中国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还是要知足,安慰下自己。为什么这个哥们要生这么多孩子呢?肾太好了吧。

为购买苹果手机等奢侈品而不惜卖肾,这是流传多年的过气笑话。然而,在巴基斯坦,确实有一些赤贫的苦力工人不得不卖肾,而他们的目的,是维持最基本的生计。德国之声记者在巴基斯坦的拉合尔,遇到了一位卖肾的砖窑工人。

巴基斯坦人的卖肾故事

巴基斯坦卖肾者伊克巴勒(Muhammad Iqbal)

44岁的伊克巴勒(Muhammad Iqbal)来自巴基斯坦东部。他很喜欢玩南亚地区流行的"卡巴迪"运动,但是,恶化的健康状况不再允许他参加任何剧烈的体育活动。从前,他是一名砖窑工人,如今,伊克巴勒根本无法举起重物。

这一切要归咎于2012年的一次错误决定,伊克巴勒至今后悔不已。"2012年,我背负着沉重的债务。"拥有8个孩子的伊克巴勒对德国之声记者说,当时,他居住在拉合尔附近的村庄里,在一间砖窑里做工,欠了窑主大约13.5万巴基斯坦卢比(约合8122人民币)。"我不断工作试图还债,但是凭借我微薄的工资,我连生计都堪忧,更别说还债了。我是如此的绝望,以至于我愿意为了钱做任何事情。"

就在这时,他的表弟给他出了个主意:卖肾还债。"这个想法让我不寒而栗,但是我也清楚我没有其他办法还债,所以我对表弟说,我要再想一想。但是他卷起了上衣,让我看他摘除肾脏后的手术疤痕,告诉我手术并不复杂,依靠一个肾也能活得很好。"

眼科医院的肾脏生意

伊克巴勒一答应,他的表弟就安排了与胡赛因(Faqir Hussain)的见面。后者居住在拉合尔,从事着卖肾相关的生意。

许多媒体都曾报道过巴基斯坦越发猖獗的地下肾脏交易,旁遮普省的情况尤其严重。在过去几年中,警方已经拘捕了多名从事非法肾脏交易的人。

巴基斯坦人的卖肾故事

伊克巴勒卖肾留下的伤疤

伊克巴勒回忆说,当时,胡赛因开价13万卢比(约合7821人民币)。"我认为这价钱太低,于是他抬高到了16万卢比(约合9626人民币)。"

然后,伊克巴勒先被带到拉合尔市内的某地,接受抽血检查、X光检查,"他们告诉我,必须确认我没有任何重大疾病。"

不久后,伊克巴勒被要求前往首都近郊的拉瓦尔品第市。"我已经不记得具体日期了,那是在2012年冬天。我们总共大约有19人吧,从拉合尔上车,到达拉瓦尔品第是在凌晨时分。然后,一直电话联系我们的一个人开车把我们送到了胡赛因拥有的诊所。"

伊克巴勒说,胡赛因彬彬有礼地接待了他。"我们被要求先淋浴,吃点东西,随后要禁食几个小时,以便进行更多的身体检查。我们一共在诊所待了15天,有些人的体检结果显示,他们的肾脏不能摘除,于是他们被赶走了。"

动手术的地方,明面上是一家眼科医院。"但是,他们在地下室布置了一套现代化的肾脏手术设备。"伊克巴勒介绍说,从事这些非法生意的人都会确保器官"捐赠"者日后不会起诉,因此要求他们签署宣誓书。

手术大概从上午10点开始,而伊克巴勒醒来已经是次日早晨。"手术后,他们付钱给我,然后我就能回家了。"

呼吁政府干预

伊克巴勒说,卖肾并没有完全解决他的经济困难。"在16万卢比到手之后,我要花费3万去购买手术后必须服用的药物。我不得不卖掉了我的人力拉车,然后和卖肾钱一起用于还款。"

但是,很快,伊克巴勒的债务又开始堆积。"由于我的健康状况,我不得不放弃在砖窑的工作。现在,我只能打零工,我无力工作一整个月。我的两个女儿分别是12岁和13岁,她们开始在拉合尔做女佣,每月挣大约1.3万卢比。"

伊克巴勒表示,他十分后悔卖肾。"我呼吁政府打击这些非法生意,并出手帮助贫困的砖窑工人,他们别无选择,只能卖肾。政府必须帮助我们,削减我们的债务,并迫使砖窑经营者提高工资,从而防止我们落入卖肾的境地。"

 

巴基斯坦人的卖肾故事: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