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 普京拜登会晤后 乌克兰局势下步走向的三种可能

普京拜登会晤后 乌克兰局势下步走向的三种可能

美国总统拜登因为担心俄国入侵乌克兰和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了紧急会谈。英国埃克塞特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所的乔纳森·马库斯分析局势下一步走向。

俄罗斯和美国总统之间的视频峰会是促进了他们之间的新外交谅解,还是莫斯科对乌克兰的军事威胁仍然非常现实?

仅靠一次对话并不能结束这场危机。现在,一切都取决于普京对这次会谈怎么看,以及他在未来几天、甚至短短几周内将收到和发出的信号。

这种情况的严重性怎么强调也不过分。俄罗斯围绕乌克兰的军事集结规模和性质是非同寻常的。美国情报来源警告说,克里姆林宫正在为多线攻势做准备,最早将于明年初发动,涉及约17.5万名士兵。

美国海军分析中心的迈克尔·科夫曼(Michael Kofman)是西方最了解俄罗斯军事事务的观察家之一。他说,人们的担忧是正确的。

他告诉我,虽然目前的俄罗斯军事机制可以应对一系列突发事件,但值得注意的是,它这次集结的战斗部队和后续部队的规模满足了入侵和控制被占领领土的部队规模。

他说:“因此,它看起来完全像是一支准备入侵的部队,超过了2014 至 2015年(俄罗斯主要部队最后一次直接参与战斗)为大规模军事干预而设计的任何准备。”

那么,这次匆忙安排的美俄峰会将产生什么影响呢?

从广义上讲,基本上有三种潜在的结果。面对西方采取一致的和惩罚性的经济制裁的威胁,俄罗斯可能会退缩;或者可以开启某种新的外交进程,以避免冲突;或者,也许一切都将按既定方针办。

也许普京已经下定决心,只有采取直接的军事行动,才能实现他在乌克兰问题上的目标。考虑到西欧冬季的能源困境、被外界认为的拜登总统的软弱,以及新冠疫情分散世界各国的注意力,现在是打击的最佳时机。

第一种可能:普京退让

这也许是最不可能的结果。普京先生已经将挥师出动,如果没有取得某种胜利,大军就不会回到他们的军营。普京总统既有国际问题,也有国内问题。被人看作软弱对他不利。

许多西方评论家认为,普京大谈特谈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历史有共同命运,这是夸张的。但普京就乌克兰问题有他真正的担忧。这不仅事关他认为乌克兰漂移进入北约轨道的问题,而且也是在他认为在俄罗斯心脏地带的一部分建立可行的民主制度产生后果的问题。

当然,他必须权衡明显可感觉到的跨大西洋团结,以及经济制裁的威胁。但俄罗斯以前曾经经受住了西方的制裁。他可能相信,鉴于莫斯科可能使用的能源武器,西方国家团结的坚强度也可以受到毁灭性的考验。

第二种可能:外交解决方案

拜登总统不会接受俄罗斯对美国的要求,即否决乌克兰加入北约的可能性。尽管在实际上,乌克兰获得任何此类成员资格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那么,美国是否会让普京获得一些更广泛的外交利益,来阻止他选择战争呢?

从某种程度上讲,俄罗斯总统已经取得了小小的外交胜利,因为与美国总统的这次视频峰会已经举行了。

普京在2014年从乌克兰手中夺回的克里米亚。

俄罗斯在乌克兰周围正在进行的军队集结迫使美国总统将对莫斯科的担忧置于其外交政策议程的首位。

这是一个有力的提醒:尽管所有关于华盛顿的新战略重点是有关中国的讨论,但它不能忽视其在欧洲的长期承诺,如果莫斯科想动武的话,它可以至少暂时重新调整拜登政府的战略重点。

重新回归超级大国的谈判桌,对普京来说是一个小小的加分项。但这还不大可能满足他。尽管如此,美俄两位领导人确实在2020年6月的日内瓦峰会上开始了新的对话。之后,双方都对结果表示满意。

最近这次会议触及了超出乌克兰问题以外的其他问题,其中一些问题是在日内瓦提出的。美俄就战略稳定、勒索软件以及伊朗等地区问题的联合工作进行对话。

对莫斯科来说,这样的讨论听来很悦耳。但是,讨论又能走多远呢?

它们能否为乌克兰东部的分离主义亲俄地区设想某种更新或修改的外交倡议,以取代基本上奄奄一息的明斯克第二阶段和平进程?这是2015年的达成的外交协议,旨在在法国和德国领导人的调解下,结束顿巴斯地区涉及俄罗斯,乌克兰和欧安组织的战斗。

美国本身是否会参与这样的谈判,提高这些会谈的地位?这是有可能的。但这仍然不能解决俄罗斯对基辅政府和乌克兰总体走向的根本担心问题。

迈克尔·科夫曼认为,达成迫使乌克兰做出让步以换取俄罗斯撤军的外交解决方案不太可能。

他认为,毫无疑问的是,俄罗斯倾向于迫使乌克兰和美国改变政策;对前者是关于明斯克第二阶段和平进程,对后者是关于国防合作的现状和北约扩张的未来。

他说:“莫斯科希望美国同意事实上对乌克兰进行中立化处理,这不仅对乌克兰来说,而且对欧洲安全的管理方式都有深远的影响。”

他告诉我,他目前根本没有看到发生这种情况。同样,考虑到利害关系,人们很难想象俄罗斯军队从战场上撤退时在政治上也一无所获。

第三种可能:军事行动

无论它是否会发生,俄罗斯都正在为选择军事手段做准备。这可能采取各种形式,从大规模袭击,到对乌克兰东部的重大入侵行动。目标之一是与乌克兰军队的主要战斗人员进行交战,并对他们进行沉重的打击,以至于迫使基辅政府必须重新考虑其立场。

入侵一个人口有敌意的领土具有重大风险。乌克兰武装部队拥有一些西方武器并且得到了培训,自2015年以来有了很大的改善。

然而,近年来俄罗斯军队也有所发展。俄罗斯正在建立的火力打击能力令人印象深刻。尽管一再讨论乌克兰的主权,但北约届时无法、也不会帮助乌克兰。如果对乌克兰增加武器供应,可能只会成为俄罗斯发动战争的理由。

莫斯科对冲突成本的计算也可能受到之前的军事部署的影响。虽然西方目前通过伊拉克和阿富汗战略失败的棱镜来看待军事行动,但俄罗斯可能会采取截然不同的观点。它在格鲁吉亚的行动,它对克里米亚的占领,它在乌克兰东部的战斗,更不用提它在叙利亚的参与,都可能被普京视为相对的胜利。

尽管对所有军事突发事件都有应对预案,迈克尔·科夫曼仍然认为,如果发生军事行动的话,那规模将是巨大的。他认为,俄罗斯在经济、政治和军事上处于2014年以来执行此类行动的最佳状态,这并不是说它一定就会发生,而只是表明相对于其他时期,对发动此类军事进攻行动的限制最少。

现在要关注什么?

美国在拜登与普京会谈后发表的声明称,两位领导人要求他们的团队“跟进”。这表明至少对话可能会继续下去,沟通的渠道仍然开放。

那么,避免战争的概率有多大呢?我们应该注意观察哪些可能表明敌对行动即将爆发的征兆?

迈克尔·科夫曼(Michael Kofman)说:“战争是一个政治问题,有关迹象将在很大程度上是政治性的。俄罗斯的官方立场在很多方面都是无从判断的,并没有为达成协议提供乐观的空间。”

在军事方面,虽然入侵并非迫在眉睫,但在任何行动之前的几周和几天内,都可能会出现许多迹象和警告。俄罗斯军队的性质和部署及其动向就是一个迹象。

就目前而言,迈克尔·科夫曼的观点是,紧张局势将继续下去。他表示,从目前情况看,俄罗斯可能会继续加强在有关地区的武装力量部署,如果他们致力于实施军事行动方案,将继续为武装力量提供大规模行动所需的支持和后勤要素。

本文作者乔纳森·马库斯(Jonathan Marcus)是BBC前记者,现为英国埃塞克斯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所的名誉教授。

普京拜登会晤后 乌克兰局势下步走向的三种可能: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