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 新化县一个曾失足吸毒者的自述

新化县一个曾失足吸毒者的自述

我叫何育新,男,现年39岁,新化县白溪镇向学社区人。父亲曾是某单位负责人,母亲也是集体企业职工,有稳定的工作和固定的收入,因而我的童年是幸福的,少年是快乐的。中学毕业后,我也进入我父亲曾工作的单位成为一名正式员工。工作后,我确也扎扎实实在本职的工作岗位上干了几年,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结了婚,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孩,本来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却因我一步之错险遭破裂,追悔莫及。

2000年下半年的某一天,28岁的我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遇上了我的一位所谓朋友,在他的盅惑下,我怀着好奇的尝一尝的心理,第一次接触并吸食了罪恶毒品——海洛因。有了第一次的刺激,就想第二次、第三次。就这样一步步陷入深渊而不可自拔了。几个月后,一个精力充沛、活力十足的我面容开始消瘐、精神萎菲。不正常上班,经常借故请假。当父母询问我是否有病时,我总是说谎隐瞒,不愿说出真相。人以群分,物以类聚。我们那些吸毒者有时汇集到一起,更是津津有味,得意忘形。纸终包不住火,渐渐地,父母和一些亲友粗略地知道了我吸毒的一些情况,对我进行劝说,可这时候的我根本听不进耳,仍我行我素,甚至变本加厉,手段更加隐蔽,完全不做事,整日东游西晃,满脑子尽是在想如何才能搞到海洛因,钱从哪里来。自己原先的一些储蓄早已化光,就四处求借。起初还能从亲朋戚友的手中借到一些,后来实在借不到了。有借无还,有谁愿意借给我呢?借不到就骗,主要是骗父母、骗直属亲戚,连我父母的一栋木架子旧房也被我连骗带胁的卖掉了。幸好还没有动过偷、抢的念头,否则更是罪不可恕了。到2009年,我在吸毒九年的时间里,吸掉人民币约28万元左右,现在想起来还是心痛如绞。

2009年3月12日,新化县白溪派出所采取了强制戒毒半个月的挽救措施,我才好像从梦中惊醒,痛下决心戒毒。我想,如果没有这半个月,今天我不知是死是活,是人是鬼?

走出戒毒所,回到熟悉而又陌生的家,社会和镇政府有关同志又对我进行语重心长的谈话,面对年老的父母,我哭了,痛心的无恨忏诲的放声哭了。我要振作起来,重新做人做事。近两年多来,我夫妻两开了一个小药店,去年又生了一个小孩,虽然目前还背着沉重的经济包袱,但我满怀信心,我本人打算明年外去打工,妻子继续开药店,尽最大可能报答社会。

在此,我要再次警醒还在吸毒的人们 (两年来,我曾对我所知道的两个吸毒者劝告不下四次,他们应该也有所感动吧!),吸毒完全是自杀,不仅杀死自己,还会害死父母、亲人。蛇蝎虽毒,远没有毒品毒。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亡羊补牢,犹未为晚。这是我的切身体会,虽然有点不好听,但确是如此。

来源:http://www.xinhua.gov.cn/zwgk/ShowArticle.asp?ArticleID=8563

新化县一个曾失足吸毒者的自述: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