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援:新化幼儿在冷水江市人民医院就医致死,院方态度强硬。

声源理由:作为一个孩子的父亲,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身边,不管真相如何,希望有关部门秉公执法,查清是非。于是转发此文..

      冷水江市人民医院——可怕的杀人医院!!!!! 新化小孩在冷江市人民医院被打针打死,冷水江市人民医院三位所谓的负责人员,其中一位竟然扬言“你们新化人在这边只不过死一个小孩子,还想怎样?” 我们只求中国共产党给我们一个明白的解释和一个合理的处理方案,为人民伸冤, 希望社会各界人士帮忙转发,能引起社会重视,帮帮我们,出出主意,万分感谢。 联系电话:15773883953  (孩子的父亲)刘
2014年7月23日下午一点受害者萌萌宝贝离世

声援:新化幼儿在冷水江市人民医院就医致死,院方态度强硬。
声援:新化幼儿在冷水江市人民医院就医致死,院方态度强硬。
声援:新化幼儿在冷水江市人民医院就医致死,院方态度强硬。

以下是具体情况:
2014年7月14日受害者因咳嗽去冷水江市人民医院就诊,进院后宝宝拍了胸片,诊断为支气管肺炎。接下来医生就宝宝的病况进行一系列的治疗。住院第八天也就是宝宝出事的前一天,负责宝宝治疗的主治医生李洁对我们家属说:你家宝宝已经好了百分之八十,只需再巩固两天。当时宝宝母亲及奶奶欣喜万分,谁料想第二天会发生这样的惨剧。次日也就是宝宝出事当天,受害者的母亲告诉主治医生李洁说宝宝还是咳嗽,主治医生李洁告知受害者的母亲及奶奶说那今天给宝宝换一种新药试试,随即医护人员来做了皮试,皮试做完没多久宝宝手上就起了很多小红点,受害者的母亲就问这个药是不是不能够给宝宝注射,当时那个医护人员就说她不敢确定,过了一会她又叫来另外一名医生,那名医生说可以注射没关系的,然后宝宝按照惯例接受输液,输完第二瓶精神状况良好,活泼好动,很快输完第三瓶也没有什么不适,接着输第四瓶没有几分钟宝宝明显不舒服症状,感觉呼吸困难,手脚挣扎,立马叫医生,护士说医生在隔壁,大声的叫医生说36床脸色发青,医生没有反应过来,又有其它病床的家属出来叫医生,医生才反应过来,徒手走进病房,没有护士跟随,这时宝宝病情转化的非常快,医生才开始喊护士过来,随即过来的还有另一名医生,她始终站在一旁没有任何举动,当护士零零碎碎准备好工具时,宝宝已经完全不行了,当医生推入二支注射液时,宝宝已经断气,主任医生走进病房对家属说不要伤心了,然后医生一起转身离去,无任何交待,抢救人员也没有宣布宝宝已经死亡,家属们痛身欲绝,随即想找医生问明白时,两人不见踪影,在39度高温下,任由宝宝放在床上,无奈之下家属只得通知宝宝父亲、以及爷爷赶来医院,到达后依然找不到有关负责人员,情急之下只有报警,希望通过警方处理,终于院方派出三位所谓的负责人员,其中一位竟扬言到:“你们新化人在这边只不过死一个小孩子,还想怎么样”,当宝宝母亲才反驳一句时,扬言着要动手打人,幸好警察进行了制止。
随后我们受害者家属与警方、医院三方到办公室进行协商,整个过程医院负责人只说了几句话,没做任何医学解释,当我们要求做任何医学解释,当我们要求院方拿出宝宝的病历资料以及用药清单时,副院长严词到“这些都是重要资料不能拿出来,没有办法”。我们只要求他们先把宝宝的遗体冷藏起来,因为气温实在太高,同样院方不做回应。甚至一直以盛气凌人的对待我们家属。而在此同时,警方人员没表示任何态度。后来警方还出面担保院方和杀人凶手李洁离去,称明天会请卫生部门作出判断,家属被迫离开,当晚有知情人士称院方正在与政府官员和社会势力人事吃饭,并为其开房。第二天迟迟未等到上级部门来处理问题,直到下午三点才来一个所谓的卫生部领导,调节会上提出只允许三名家属参与,院方这边连主治医生都没有露面,只来了儿科的主任,在家属强烈要求下,等待了二十分钟才看到她露面,会议开始卫生部门没有要求院方拿出宝宝的病历资料及输液单,只听院方医生口头阐述病历经过,当家属再次要求拿出宝宝的病历时,院方这才答应拿出病历资料,在场的家属都觉得奇怪,今天怎么答应的这么爽快?随即有个医院工作人员带领宝宝的爸爸去信息科复印,可是宝宝的爸爸被工作人员带领到信息科却并没有资料,而是那个带领宝宝的爸爸的医院工总人员在打了两个电话之后,过了半个小时才把文件从宝宝住院部拿过来“(宝宝死亡那天医院院长说他们已经把病历封存了,封存了的资料不是应该早就在信息科了?而且还是院方单方面说资料封存了,并没有告知受害人家属一起封存?为什么到了第二天他们的病历还在儿科住院部吴迪医生手上?很明显宝宝的病历已经被医院私自改动了)”。
第二次会议期间“杀手”李洁重新说了一下宝宝的病情和死亡原因,可是跟宝宝死亡那天的病情和死亡原因都不一样了(“杀手”李洁先天说宝宝是先天喉软骨发育不良、肺炎、先天性心脏病,然后说是呛奶死亡。第二天会议李洁又说宝宝有肠胃炎,然后是自然死亡)。
会议结束后我们仔细观察病历有很多很明显的修改的地方,而且药品清单上有很多药和病历上的用药都对不上,更可怕的是他们抢救的时候的用药都出错了,病历上的死亡记录说“抢救的时候开的药是“洛贝林”,可是用的药是“阿托品”。医院居然能出现这种可怕的错误,这明显就是间接杀人啊,拿人民的生命当儿戏,而且又没有什么抢救病房或者抢救设施啊。

声援:新化幼儿在冷水江市人民医院就医致死,院方态度强硬。
声援:新化幼儿在冷水江市人民医院就医致死,院方态度强硬。


会议结束后,我们把这些明显修改痕迹给院方领导看,领导看完没有说话,直接打电话给刑警队和社会上的人,后来来了一个自称是冷水江市政法委书记的人,还带来了一百多个武警,和一百来个社会上的人“有图片证明”。

 

声援:新化幼儿在冷水江市人民医院就医致死,院方态度强硬。
声援:新化幼儿在冷水江市人民医院就医致死,院方态度强硬。
声援:新化幼儿在冷水江市人民医院就医致死,院方态度强硬。
声援:新化幼儿在冷水江市人民医院就医致死,院方态度强硬。

 

然后我们这边商谈,那边就直接来了殡仪馆的人和公安部的人强制性把宝宝的遗体运送到殡仪馆。
作为一个孩子的父亲和母亲于心何忍,但凡有一点点良知都会给我们死者家属一个合理的解释和下一步说明。院方和各级领导对我们现在没有任何回应和理睬。
我们只求中国共产党给我们一个明白解释和一个合理的处理方案,为人民伸冤。
希望社会各界人士能帮帮我们,出出主意。万分感谢。
书写人:孩子的父亲
联系电话:15773883953  刘
2014年7月25日

 

原地址:http://www.0c1d.com/thread-3641-1-1.html

               

声援:新化幼儿在冷水江市人民医院就医致死,院方态度强硬。: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