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菜岭随笔 风雨六十年钻石婚

决菜岭随笔 风雨六十年钻石婚

新贵都对面的邵阳水府庙

昨天是三爷爷三奶奶八十大寿加钻石婚,特意来邵阳表示祝贺,酒席摆在新贵都,也就是邵阳水府庙对面,菜的口味不错,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三爷爷与三奶奶风风雨雨走过的六十年,三爷爷自己写词自己念,把这六十年的关键时刻说出来,仿佛一个压缩版的爱情自传,从54年到现在,其中经历80年代前的各种运动,化成右派,得肺结核差点去世(同一个时间点,我的爷爷李雨庭就是这么离世的),瞬间感觉沧海桑田,20岁到40多岁,最好的青春就这么流去,在现场说起来感动了不少人,我看到服务员都有几个擦眼泪的。
不觉感慨,人生风风雨雨数十年,什么才是最珍贵的,夫妻间就是这种不离不弃叫人感动和羡慕。
这又不免让我想到我的奶奶,爷爷去世的时候,我的小姑才出生,一个人带大5个孩子,一直到现在孩子都不在身边住了,一个人仍然守着我的老家决菜村,这份坚守是难以想象的,也很感人
我的爷爷是个什么人,我很模糊,我不知道他去世的具体时间和年龄,听家族的人说爷爷四兄弟,他排行老二,老大务农,他最先读邵阳师院(现在初中级别,当时读师范学院不需要钱,但是需要生活费)出来做老师,要照顾老奶奶,又要接济务农的哥哥,把三弟(三爷爷),四弟先后送出来读师院,听说后来三爷爷想让弟弟读了师院就去工作,但是满爷爷还想继续深造,是爷爷说:老三不送你,哥哥送你。所以满爷爷算是学历最高的,高中级别,在刚解放的时候,小学毕业的奶奶都可以被招到银行上班,但是因为带小孩,没去。现在想来那是多么的无私的好哥哥形象。当时四兄弟,爷爷走的最早,读了书的三兄弟,都染上了肺结核,爷爷就是没有挺过去啊,当时小学校长的爷爷工资想必不太差,但是负担太重,后来三爷爷做到了邵阳市汽车站站长,满爷爷则做当时的苦逼公务员(那时候公务员事情繁多),后来转到企业。四个兄弟的孩子以为父母的选择不同,各有不同,大爷爷的孩子基本在务农、小买卖;爷爷的孩子工薪阶层、打工;三爷爷的两个孩子去了深圳打拼,现在算是中产吧,孙女过几天还要去美国读书;满爷爷有三女一男中有一个哑巴女儿,她需要人照顾,到也有了20多的小孩,别的小孩不是中产就是富裕家庭了。
这里看出来,父母对孩子的影响有多大,站在巨人肩膀总是比别人轻松点,我在想,如果爷爷不是那么早的离世,结果会是怎样,爸爸年轻时候也许没那么大照顾弟弟妹妹的压力,爷爷解放前就入党,当时就做校长,未来不知道多美好。

               

决菜岭随笔 风雨六十年钻石婚: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