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大学课堂

教育部长文化水平真高..

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大学课堂

袁贵仁:高校教师守好政治法律道德三条底线

中国教育部长袁贵仁说:“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大学课堂”,此言一出,就遭反弹。有北大教授出面反问:如何区分西方价值和中国价值?

袁贵仁是在1月29日出席教育部学习贯彻『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意见』精神座谈会上作出上述表示的。他在讲话中除了强调“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大学课堂”,还接连提出三个“决不允许”:“决不允许各种攻击诽谤党的领导、抹黑社会主义的言论在大学课堂出现;决不允许各种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言论在大学课堂蔓延;决不允许教师在课堂上发牢骚、泄怨气,把各种不良情绪传导给学生。” 教育部长还警告“高校教师必须守好政治底线、法律底线、道德底线”。
教育部长此番表态在网络一片争议。有网友指出,“按照部长的逻辑,西方哲学史宗教史政治史教育史都不能讲了,那些都是在传播西方价值观念。”也有网友问到:“大学本来自西方,并非中国固有。其主旨就是倡导学术自由,培养有独立思想的一代学子,除非取缔现代教育制度,把大学连根铲除,把大学的自由精神完全污染,如何能够禁得住大学传播以自由理性科学为标帜的所谓‘西方价值观念’呢”?还有网友说:“关键是他们家的孩子在西方上学,就业,却不让我们的孩子接受西方价值观。这算不算种族歧视”?
北大法学院教授沈岿问道:“如何区分‘西方价值’和‘中国价值’?众所周知,近两个世纪前游荡在欧洲的共产主义幽灵‘跨洋过海’来到中国后,才促成中国共产党的诞生;我国现行宪法规定必须坚持的马克思主义、必须进行的国际主义、共产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等的教育,也是源于西方。影响中国的,西学渐进的例子数不胜数,请教教育部长,是否可以请您清晰划出‘西方价值’和‘中国价值’的分界线”?….赵楚也问道:“中国高官在国外万众瞩目之下大谈如何自幼就阅读伏尔泰、卢梭、狄德罗、在家则给自己的手下们推荐托克维尔,然后,中国的教育部长出来宣言,要把西方价值观坚决拒绝在课堂之外。当代中国的戏码这样拧来拧去,身段搞得像麻花,不累吗”?
去年底中国官媒《辽宁日报》刊发报道,指责中国大学社科教师“眦必中国”,即在课堂上批评中国时政和社会现象后,教育部长的最新表态被视为是当局严控高校的最新步骤。对教育部长的最新表态,也有少数网民赞成,但多数表现出的是担心,担心有人想“统一思想” ,从网络时代倒退。
您对中国教育部长的这番讲话有何感想? “西方价值”和“中国价值”能够简单的区分吗?欢迎在法广“大家评说”论坛发表看法。

来源:http://cn.rfi.fr/%E4%B8%AD%E5%9B%BD/20150131-%E5%A4%A7%E5%AD%A6%E8%BF%98%E6%80%95%E8%A5%BF%E6%96%B9%E4%BB%B7%E5%80%BC%E8%A7%82%E4%BC%A0%E6%92%AD%EF%BC%9F/

               

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大学课堂: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