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 > 新化记忆·文革中的南门湾

新化记忆·文革中的南门湾

新化记忆·文革中的南门湾

1968年3月5日新化县革命委员会成立

  (文:陈中林 图:方建宏等)我生于六十年代最末一年,在我的成长过程中经历了文革从鼎盛走向尾声,童年的记忆,有难忘的文革的影子,我的同学朋友中,所起的名字亦留下了文革的烙记,如卫东、卫红、向阳、向东等,甚至有一个同学干脆叫“文革”。其实,我的名字中也曾有个“忠”字,大概是我出生的那年正兴跳“忠字舞”的缘故。

新化记忆·文革中的南门湾

1968年3月5日新化县革命委员会成立

  现在还清晰记得文革中经历的几件事情。

新化上梅古城的几条青石老街我大抵是熟悉的,儿童时代每天和同伴们穿街走巷,追逐游戏。期间,听大人谈论最多的是在这几条街上“打仗”的事情,所谓打仗,就是文革中两个不同派系——造反派和保皇派的“文攻武斗”,起先只是张贴大字报相互争论,继而拳脚相加,甚至还动用了枪炮。特别传奇的是,武斗中一个造反派的头目腰别双枪,跨一匹快马,纵横于几条街之间,煞是威风!常常会听到大人说谁和谁又打起来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老人们恐慌,怕伤害小孩,于是把我们关在家中,将门紧紧闩住,而我总免不了偷偷向门缝外张望,想象中,有一匹骏马得得驶过,而马上人物正是为我所崇拜的英雄。

新化记忆·文革中的南门湾

1968年3月5日新化县革命委员会成立

  小孩子有样学样,某个晚上,分成两派,用箩筐、木板等在街上堆成堡垒,一声号响,煤团、石头乱飞。我亦参加过“战斗”,可年纪小,只能干一些搬运“弹药”的活,额上亦中过弹,所幸没有大碍。这种战争一直延续到七十年代末,随着“湘江风雷”等文革组织的覆没,也就结束了。

新化记忆·文革中的南门湾

新化参加追悼毛主席的群众正在从街道中通过

  我刚读小学没几天,准确的说是1976年9月9日下午五点左右,突然邻居家传来嚎啕的哭声,从大人们惊愕的表情中我看到了恐慌。原来邻居家的收音机播出一个惊人的消息——伟大领袖毛主席逝世了!

新化记忆·文革中的南门湾

新化群众在北塔附近搭建追悼毛主席会场

  大人的恐慌仿佛传染了我们,几个经常玩在一起的小孩(其中有我三哥,比我大两岁),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连忙召集在一起紧急商量:毛主席“死”了,情急之下,小孩子口无遮拦,竟用“死”替代了“逝世”这两个字。以后的日子难过了,书不知道还能不能读,甚至会不会发生战争?而我同样担心我们又会回到幼儿园(那时叫红孩子班)老师所说的万恶的旧社会,我对旧社会的理解基本来自邻居家一本小儿书,书中有一个画面是地主把一个佣人刚生的婴儿溺死在便桶中,那印象特别深刻。所以,我相信老师的话,旧社会是万恶的。

新化记忆·文革中的南门湾

新化前往北塔附近参加追悼大会的群众

  记得这个“会议”是在隔壁邻居家的小阁楼上偷偷召开,会议的结果是有好吃的赶快吃点,以后说不定吃不上了。于是我们几个小孩你一毛我几分凑了一块钱,然后从楼梯上鱼贯而下,直奔向东街中心酒家(县城为数不多的几家饭店之一,属饮食公司),买了一大钵炒猪肝,大家又护着那一钵猪肝一路跑到资江河边,选择一个僻静的小沙滩,你一块我一块美美地享受了一回。

新化记忆·文革中的南门湾

1976年新化人们愤怒声讨“四人帮”(方建宏摄)

  也许,当我们在邻居家的小阁楼“运筹帷幄”的时候,远在几千里外的北京中南海的某个地方,中央中枢机构的首老们正在紧急磋商,他们要商量的事情可能更加复杂、棘手,不是一块钱的猪肝所能够解决问题的了。

新化记忆·文革中的南门湾

1976年新化人们愤怒声讨“四人帮”(方建宏摄)

  几天后,在北塔河堤下面的大坪召开全县人民悼念伟大领袖毛主席逝世的大会,我们是学校组织参加的。会场四周堆满了花圈,每人戴一个黑袖章,别一朵小白花。哀乐响起,大家沉浸在一片悲痛中,汪汪的哭声彼起此伏。那天,天气热,酷暑难耐,好些人晕倒了。我不谙世事,恨自己哭不出眼泪。

新化记忆·文革中的南门湾

新化记忆·文革中的南门湾

1976年新化人们愤怒声讨“四人帮”(方建宏摄)

  一个月后的某一天,一条爆炸新闻传遍了整个新化县城,王、张、江、姚“四人帮”打倒了,大人先是惊讶,继而惊喜。“牛鬼蛇神”张眼镜逢人就拍手说“大快人心,大快人心”。听到这消息,我邀上几个同学赶往南门弯,那里已经聚了很多人在愤怒声讨“四人帮”了,在广场路口悬挂着一条打倒“四人帮”的横幅,横幅上他们四个人的名字上都打了叉,当时,横幅标语的字我还认不全,那“帮”字,我和同学争论了好久。接着在邮电局门口的宣传栏中张贴出了一些打倒“四人帮”的漫画,“四人帮”他们那些夸张、滑稽被妖魔化的形象实在令人捧腹,我百看不厌,到现在我都佩服漫画作者丑化人的丰富想象力和创造力。粉碎“四人帮”照例举行声势浩大的庆祝大会,到底那是大人的事情,我们小孩子只是跟着看热闹罢了。

新化记忆·文革中的南门湾

1976年新化人们愤怒声讨“四人帮”(方建宏摄)

  粉碎“四人帮”,紧接着是迎接华国锋主席标准像。听说华主席像是从邵阳那边传送过来的,县里面把迎接华主席像作为一项重点工作抓,迎接华主席像的那天,整个县城充满了一片神秘而喜庆的氛围,青石街上人山人海,我挤在老木工厂门市部前的台阶上目睹了迎接华国锋主席像到来的整个过程。当时的场景,如我们后来写作文所描绘的:整个县城一片欢腾,口号声、锣鼓声响彻云霄,大家沉浸在一片幸福的海洋。

新化记忆·文革中的南门湾

1976年新化人们迎华国锋标准像(方建宏摄)

  “你办事,我放心。”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先进更先进,后进赶先进,革命加拼命,无往而不胜!”

这些时代的语录、题词我至今能朗朗上口。

新化记忆·文革中的南门湾

1976年新化人们迎华国锋标准像(方建宏摄)

  前些天,和朋友聊起迎接华国锋主席像的事,朋友说,他也参加了,为了早点争到华国锋主席像,他们所在的街道和另一家单位甚至大打出手。后来随着华国锋主席像的大量印刷和广泛发行,家庭、学校、企事业单位等凡是能够挂的地方都挂上了。我小学读书的教室里就并排挂着伟大领袖毛主席像和英明领袖华主席像。

新化记忆·文革中的南门湾

1976年新化人们迎华国锋标准像(方建宏摄)

  1977年8月12日至18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举行,引用报纸上的文字:这次大会是在揭批江青集团进一步深入,各方面工作得以恢复和整顿,广大群众渴望对“文化大革命”及其以前的“左”倾错误进行全面清理、拨乱反正的情况下召开的。同时在新化县城举行了热烈庆祝的游行活动,那是一次盛大规模的活动。当时正好放暑假,我到乡下舅舅家玩去了,对整个活动没有多少印象。

新化记忆·文革中的南门湾

1976年新化人们迎华国锋标准像(方建宏摄)

  粉碎“四人帮”,迎接华主席像,庆祝十一大的召开等一系列活动都在南门弯广场开展,那里是新化县的文化、政治活动中心。在广场中央有一个敬仰塔,它的建造,是为了表达对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崇敬之情,该塔竣工于1968年12月27日,这个时间应该是不会错的,我有一个姓颜的朋友,他出生之日即敬仰塔落成之时,故其父母为其取名“落成”,也算是一种纪念。

新化记忆·文革中的南门湾

1976年新化人们迎华国锋标准像(方建宏摄)

  敬仰塔的外面是用水磨石栏杆筑成的花坛,花坛中栽有许多花木,塔的四面是一些诸如“提高警惕,保卫祖国”等毛主席题的语录和诗词,听说最初绘有一幅毛主席去安源的画。塔下有一洞口,下去后再往上有一排扶手直通塔顶,比我年纪大的男孩基本都爬上去过,我亦小试过几次,到底没能够上去,现在仍感觉有点遗憾。如果那塔还在,也算是古城的一道风景。

新化记忆·文革中的南门湾

新化庆祝中国共产党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方建宏摄)

  时光流转,一眨眼三十多年过去了,文革中留下的痕迹已渐渐淡去,当年我们那些懵懂的孩童如今也已进入了“不惑”之年,回想起文革中的那些难忘的往事,心中别有一番感慨。

新化记忆·文革中的南门湾

新化庆祝中国共产党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方建宏摄)

  文革后,东风街、解放街、红卫街等相继恢复为东正街、西正街、永兴街,敬仰塔也于八十年代初拆除了……

新化记忆·文革中的南门湾

新化庆祝中国共产党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方建宏摄)

新化记忆·文革中的南门湾: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