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社论:残存于陆港两地的文革病

博主思想是有点像第二类人的,但是却不那么激进,我觉得随着时代的发展,共产党的法制也会越来越好。和平演变嘛..时代的潮流是阻档不了的。中国改革放开才三十多年,而西方发达国家已经资本主义几百年了。能在三十多年的时间,做到这一步,也是不容易,社会上是有很多不公正,但是总的来说,生活还是越来越好。英国当年走上君主立宪制都可以不用革命。谁都希望社会稳定,不要再来动乱了,虽然现在看个网站都需要翻墙、还是比起以前偷听敌台要枪毙,那是强多了。在多维新闻网看到的社论,写的挺好,很中肯,于是乎在转来了。

距离文革爆发已经整整五十年了。

那场以1966年5月16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通知》(即“五一六通知”)为始点,以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等被捕为结点的运动,不仅在当时造成了极大的政治灾难,给无数中国人带来物质和精神上的双重创伤,而且还成为一个沉重的历史包袱,压在执政党和整个国家的肩膀之上,也成为一个惨痛的历史镜监,摆在了执政党和每一个国民面前。邓小平说,“文化大革命同以前十七年中的错误相比,是严重的、全局性的错误。它的後果极其严重,直到现在还在发生影响。”事实上,这种影响不止存在于邓小平时代,也存在于习近平时代,甚至在可预见的未来,也会依旧存在。

四十年来,中国人没有停止过对文革的反思。中共也坦承了文革的错误,并且透过抓捕审判“四人帮”和平反冤假错案等措施,从组织上对文革进行了清算,透过《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等从思想上对文革进行了清算,透过对“两个凡是”的批判和实行改革开放等在政治路线和社会实践层面对文革进行了彻底清算。然而遗憾的是,尽管有这些彻底清算,有不少人,迄今仍走不出文革状态和心结。

多维社论:残存于陆港两地的文革病

有些人罔顾文革灾难和改革开放给中国带来的物质进步和精神解放,从原教旨共产主义的僵化认识出发,认为改革开放是对社会主义的否定。他们以改革开放过程中出现的新问题、新挑战为由头,否定改革开放,企图使中国退回文革老路。这种怯懦且懒惰于对改革开放进行探索的群体,分布于中国政治意识形态光谱的最左,被称为“毛左”,以今天的失意群体为主,也不乏一些投机性党棍或低格文人。

有些人看不到文革爆发背後的世界文明脉动和中国历史背景,也看不到中共不断革新的脉络以及对文革的彻底否定。要麽被中国封建政治权斗思维摄住脑髓,要麽对中共的意识形态认识根深蒂固,要麽对西方政党制度和民主选举着迷,坚持认为文革是毛时代权力斗争的产物,是盛行于中国古代王朝的兔死狗烹悲剧的再次上演,是中共这个马列主义政党泛滥的斗争性酿成的悲剧,是一党执政带来的无可避免的结局。他们认为共产党是人间祸害,毛泽东是罪魁祸首,中国人正探索实践的制度和道路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为此,共产党必须下台,天安门城楼上的毛泽东画像必须摘下,中国必须建立西方的制度模式,只有这样才能避免文革重演,实现超越式发展——这个分布于中国政治意识形态光谱最右端的群体,自1840年以降一百多年来都不乏其人,尽管历史已经证明他们为中国开出的药方有多不靠谱,多不合乎于中国实际,但只要中西方差距依旧存在,这个群体就不会绝迹。

有些人沉溺于文革试图打破的官僚思维,将封建僵化的“牧民”思维带入现代政治社会。面对社会转型过程中出现的矛盾挑战,特别是人民权利意识提升,这些人不是主动适应社会转变,积极回应人民诉求,也不是因事而异、因人而异地耐心沟通、说服、化解,更没有任何现代社会的治理理念和法治意识,而是上纲上线、迷信国家暴力和专政机器,采取高压管制,甚至是公器私用,以违法方式达到消弭异见或使人民“服帖”的管制目的。更有一些宁左勿右的投机政客,为达到自保或向上攀爬的目的,将政治正确推向极致,左手抓“鬼”,右手造“神”,在舆论场掀起类文革阴风,使得经历过文革教训的人们不寒而栗。这些分布于官场的人群,虽然不占主流,也不代表中共今天的执政思维,但因为他们身在官场,能够透过官媒发声,还可以在一定时间、一定领域内将其思想认识落地实践,所以其危害之大,足以达到狐假虎威的效果,制造出中国政治要“左转”的假象。

还有些人积极鼓吹民粹,一方面认为中国崛起已经到了可以对外“输出革命”的时候,另一方面对世界格局的认识还停留在文革时期。这些人认识不到中国依旧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需求才是执政党面临的头等大事,也认识不到和平与发展才是世界主流,合作与共赢才是各国需求,他们不是以建设性态度与外界沟通,而是以对抗性思维鼓吹结阵对垒。更有甚者打着人民的旗号,信奉多数暴力,鼓吹以革命方式颠覆既有秩序,达成社会正义——这种本质上的无政府主义情绪,不仅表现在香港,也表现在内地;不仅表现在政治社会和意识形态领域,也表现在经济领域。

实际上,这些都是病,是文革遗留的病。就是因为这些病的存在,我们才说文革的影响依然存在,才要在今天仍然反思文革。

反思文革,不是为了找到某个责任人,也不是为了让执政党下台,更不是让大家沉溺于文革的精神状态。反思文革,是为了吸取文革教训,为了更加坚定地推进深化改革和开放,为了让中国进入现代政治和法治社会,建立起现代化的国家治理理念和治理体系,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第五个现代化”。

所以,那些患有文革病的人,必须尽快走出自闭状态。要认识到,今天的中国已经不具有文革的土壤。人民群众不愿意再回到文革状态,执政党也承担不起再制造一次文革孽债。改革开放中出现的问题,只有透过深化改革来解决。这是对第一类文革病人开出的治疗药方。

第二类文革病人必须认识到,今天的中国已经不是1840年的中国,今天的中共也已经不是文革时的中共。虽然封建的、专制的、腐败的、愚昧的残余在今天的政治社会依旧存在,虽然中西方的差距依旧客观而明显,但这一百多年的探索实践,特别是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淬炼,已经让中国人更加自信于自己的制度和道路选择,也让中共重获了执政合法性。一个社会的历史传承与社会结构决定了政治的可选路径,寄希望于脱离实际的政治革命来实现超越式发展,正是毛泽东在发动文革时犯的革命浪漫主义错误。

第三类文革病人要认识到,时代已经不同了,人类社会已经演进到现代政治文明阶段,人民的权利意识已经觉醒,一个多元而开放的社会正大步走来。在这样的一个发展阶段,封建僵化的统治模式、上纲上线的高压管制,不仅不能使人民“臣服”,还会激发起人民的反抗意识。特别是在互联网普及的社会中,在人民经历过文革教训後,那些“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愚民做法已经失效,靠唬弄人民粉饰太平、升官发财,只能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要做一个让人民信任的官员,要让你们的总书记习近平赏识,就必须坦诚地和人民交心,认真把工作做好,提升社会治理水平,另外还要注意洁身自好。

今天的世界已经不再是文革时的世界,今天的中国却依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任何脱离这两个最大实际的民粹主义者、激进民族主义者,和打着人民的旗号,却信奉多数暴力、鼓吹以革命方式颠覆既有秩序,去追求所谓社会正义的做法,无论在香港还是在内地,虽然可能喧嚣一时,但不会有多少人追随,最终也难逃如文革般失败的命运。这是对第四种文革病人的劝告。

当然,对中共而言,也必须认识到为什麽迄今仍有这麽多文革病人。文革病不会凭空而生,它能够产生并存活四十年时间,必然有适合它孽生的空间环境。虽然中共建党将近百年,执政67年,改革开放也已经三十多年,但是它还没有完成从革命党到执政党的彻底蜕变,在其政治意识形态内核深处,还在以一个斗争导向的革命性政党定位自己,“宁左勿右”依旧是这个党内很多成员的行事逻辑。这就使共产党的心态还不够开放包容,还没有自信到可以让社会放开讨论、批判文革的程度,还没有认识到香港是个“一国两制”的地方,这些成为它建立法治国家和实现“第五个现代化”的心理阻力。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也是一种文革病,而治疗这个病的药方,就握在中共自己手里。

来源:http://opinion.dwnews.com/news/2016-05-15/59739204.html

               

多维社论:残存于陆港两地的文革病: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